20130918170858086  

人魚系列(人魚シリーズ),作者高橋留美子

本系列的三本單行本包含了人魚之森(人魚の森)人魚傷痕(人魚の傷)夜叉之瞳(夜叉の瞳),日文維基介紹

漫畫以短篇的方式呈現,原不定期刊載於小學館的週刊少年SUNDAY與增刊號

中文版的人魚森林與人魚傷痕在1993年由尖端出版,是大刊且有彩頁的豪華版

夜叉之瞳則是在隔了9年之後的2004年才有中文版的問世,同樣是尖端出版但就是小型黑白的平裝版本

 

人魚系列的故事奠基於日本自古以來的人魚傳說,吃到人魚肉的人類能夠享有不老不死的生命

本系列是描述曾經吃下人魚肉的青年湧太,歷經了500年的漂泊

後來遇到了同樣吃下人魚肉而有不死之身的少女真魚,在兩人周圍發生的與人魚有關的故事

在高橋留美子的漫畫裡,把人魚描述為醜惡且兇暴的生物,故事的基調是一貫的陰沉,經常有血腥場面,結局總是悲傷

1723_001

女主角真魚(まな),他是在人魚村落被撫養長大的女孩,在長大到15歲前都被人魚們限制著行動,從不曾走過路

人魚把她養大的目的是要在她長大後餵她吃人魚肉,使她成為不死之身之後再吃她的肉,以使自己恢復青春

被湧太從人魚的村落救出後就和湧太一起四處旅行,對世事一無所知

 

1723_002

湧太(ゆうた),本作主人公,在500年前的職業是漁夫,某日吃下了同伴撿到的人魚肉後變成了不死之身

因為不會變老所以不能在同一個地方久居,500年來四處漂泊打聽人魚的下落,希望找到能變成正常身體的方法

在人魚村落遇到真魚後,兩人便一起旅行

 

以下開始簡介收錄的短篇故事,第一篇是「人魚不再笑」(人魚は笑わない): 

1723_003

本篇分前後兩篇,初次刊載於《週刊少年SUNDAY》1984年八月與九月增刊號,收錄於《人魚森林》中

時間是現代,希望能恢復為正常人類,在日本四處流浪尋找人魚的湧太,來到了名為野摺崎的深山中的村落

那裡的居民全是女性,有老有少但長得全部都一個樣,原來這些人都是人魚

湧太在村落裡遇到了被上了腳鐐的少女真魚

 

1723_004

在真魚滿15歲時,村落裡的人魚們殺死了同伴中活得最久的一個

將其肉給真魚吃,讓真魚成了不老不死的體質。這是為了讓真魚成為人魚們的青春泉源

湧太將真魚救出時,前來搶奪的一個人魚咬了真魚一口,原本猙獰可怖的臉竟然變成了真魚的模樣!

 

「鬥魚之里」(闘魚の里):

1723_005

本篇分前後兩篇,初次刊載於《週刊少年SUNDAY》1985年九月與十月增刊號,收錄於《人魚森林》中

時間回到了戰國時代,本篇講的是發生在「鳥羽島」和「逆髮島」這兩個海盜集團間的故事

本篇的女主角阿麟是鳥羽島頭目的女兒,代替生病的父親成為海盜頭目,打劫路過的船隻為生

有天一具屍體漂到鳥羽島,阿麟命人將之安葬。沒想到埋在土裡的屍體竟然復活了,此人便是湧太

 

1723_006

原來湧太在成為水流屍之前,是被逆髮島的押寨夫人阿砂雇用去尋找人魚,而且此女一直以來都在海邊僱人去幫她找人魚

究竟阿砂尋找人魚的目的是什麼?被逆髮島頭目擄來做押寨夫人的阿砂,她的真面目又是什麼?

故事結束之後,湧太又踏上了他無止盡的流浪之旅。兩人共歷患難之後,阿麟更對湧太產生了難以割捨的情感......

 

人魚森林(人魚の森):

1723_007

本篇分前後兩篇,初次刊載於《週刊少年SUNDAY》1987年第22、23號,收錄於《人魚森林》中

時間又回到現代,和湧太一起旅行的真魚,有天遇到交通事故被疾駛的卡車撞死,屍體被一個在附近開業的老醫生椎名撿去(撿屍?)

椎名醫師撿拾年輕女性屍體的目的,是為了切下她的右手,並讓身患怪病的神秘女性神無木登和換上

感覺事有蹊翹的湧太,追到了被當地傳說埋有人魚,稱為人魚森林的神無木家

 

1723_008

原來登和是在60年前,為了治病曾喝下人魚血的女性,但身體受不了人魚血的猛烈毒性,經歷劇烈痛苦後頭髮全變白了

右手也變成了恐怖醜陋的畸形模樣,於是從此被父親軟禁在家中

而神無木家另一位年老的女性佐和,竟然就是當年拿人魚血給登和喝下的,登和的雙胞胎親妹妹

父親死後,登和終於重見天日,她一心只想從繼承家業的佐和口中問出家中埋藏的人魚的所在......

 

夢的終結(夢の終わり):

1723_009

初次刊載於《週刊少年SUNDAY》1988年23號,收錄於《人魚傷痕》中

真魚被居住在深山之中的怪物「大眼」擄走了,湧太要去尋她,藉著山中一位老獵戶的幫忙,尋到了大眼居住的洞窟

人魚肉是一種劇毒,吃下人魚肉的人多半不是當場死亡,就是變成半人半魚,喪失理智的凶暴怪物「半魚人」

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吃下人魚肉後能得到不老不死的生命,並且仍保持原有的人形

大眼是曾經吃下人魚肉的人類,成了半魚人,不同於一般半魚人的是大眼仍保有人類的情感、語言與智慧

他遇到真魚如獲至寶,希望真魚能留在他身邊一起生活,真魚也對他的遭遇感到同情......

 

約定的明日(約束の明日): 

1723_010

本篇分前後兩篇,初次刊載於《週刊少年SUNDAY》1990年第45、46號,收錄於《人魚傷痕》中

湧太與真魚來到60年前湧太曾居住過之地(當時尚未與真魚相遇)早已人事全非,只能在舊識少女小苗(なえ)的墓上一祭

苗是當時湧太打工的人家家裡的大小姐,對湧太懷有情意,想與湧太私奔,相約在一處名為「紅谷」的地方

舊地重遊的湧太遇到了故人,當年的僮僕草吉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歐吉桑

草吉告訴湧太這一帶的土地都被苗當年的未婚夫英二郎買下了,還有一個令人吃驚的事實是:

苗其實沒有死,而且她的樣貌仍和60年前一樣年輕美麗

 

1723_011

紅谷是一個終年都開著花的山谷,花兒不會凋謝的原因,是苗曾把家中祕藏的人魚骨灰灑遍在谷中

苗與湧太相約紅谷私奔,湧太卻爽約而獨自離去,來與苗相會的是她的未婚夫英太郎

英太郎在妒恨交併之下失手把苗殺了,就這樣把苗埋在灑滿了人魚骨灰的紅谷裡,60年的時光就這樣過去

垂垂老矣的英太郎逐步收購了紅谷一帶的土地,想挖掘出苗的遺骨時,卻發現苗仍活著,且保有60年前的少女紅顏

但因人魚骨灰得到不老不死之身的苗,卻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軀體,唯一記得的,只有當年與湧太相約紅谷的約定......

 

人魚傷痕(人魚の傷):

1723_012

本篇分前後兩篇,初次刊載於《週刊少年SUNDAY》1992年第5、6號,收錄於《人魚傷痕》中

湧太和真魚有天在電車上遇到了一位獨自旅行的少年,他旅行的目的是回到媽媽的身邊

兩年過後,兩人又在打工處遇到了這位少年,少年名叫真人,但奇怪的是他的模樣一點也沒變

而且還從街坊聽到了許多關於真人的媽媽美沙的奇怪傳聞,說她是大富翁的續絃,還曾在遊艇爆炸中死而復生

湧太為了確認美沙是否為自己的同伴而到他們府上造訪,果然美沙也曾吃果人魚肉

但歷經多次死而復生,美沙的身體似乎已大不如前,身上有一道怎麼也好不了的傷痕

而且不知為何,美沙與真人間的母子關係非常不睦,湧太甚至親手阻止了美沙拿著刀子殺真人

 

1723_013

原來故事的真相是,美沙與真人的相遇是在二次大戰的東京大空襲之後

因戰爭失去了丈夫和孩子的美沙,躺在空襲過後的廢墟中等死,卻遇到了一個在廢墟中獨自遊蕩的少年

少年餵美沙吃下了一片奇妙的肉,那少年正是帶著人魚肉的真人

真人是在孩童時代便吃下人魚肉,得到了不老不死身體的人,而且就以一副孩童的模樣活了八百年之久

永遠長不大的真人無法融入社會,只能一直尋找女性,餵她們吃下人魚肉使她們也成為不死之身來照顧自己

經歷遊艇爆炸的美沙發現自己的身體逐漸衰弱,真人便開始著手尋找美沙的替代品

美沙為了不要讓更多的犧牲者出現,威脅真人要他吐露藏人魚肉之處

而心狠手辣的真人發現湧太與真魚也吃過人魚肉,就想要殺死湧太讓真魚留在自己身邊

 

1723_014

「人魚傷痕」是我銀河怪人認為在人魚系列作品裡最悲慘的一篇

真人在孩提時代,為了救重病的親生母親,把以為是靈藥的人魚肉餵母親吃下,自己也吃了

沒想到卻因此使母親成了半魚人,自己卻活了下來,就這麼孤零零地活了800年

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看盡了瘟疫、飢荒、戰爭......與人世間的生老病死,真人對生命的存在早已失去感覺

為了找人來照顧長不大的自己,他餵周圍的女性吃下人魚肉,連對自己親切倍至,在家裡幫佣的家政婦雪枝也......

 

舍利姬:

1723_015

初次刊載於《週刊少年SUNDAY》1992年六月增刊號,在《人魚傷痕》和《夜叉之瞳》都有收錄

在江戶時代初期的街道上,出現了一個老頭兒,帶著一位聲稱吃過人魚肉,受了傷也會馬上復原的少女,兩人在街頭賣著人魚肉

原來兩人是一對父女,少女阿棗是在戰國時代死於戰亂之中,藉由法師的祕術,以人魚膽和少女屍骨還魂的不死少女

但藉由這種祕術還魂的不死者,會去攻擊動物與受傷人類,並奪食其膽

法師讓阿棗還魂之後,發現這種祕術會遺害人間,便企圖奪回阿棗體內的人魚膽,再次殺死阿棗

與阿棗相遇的湧太,是要保護阿棗免於法師的迫害,還是要協助法師,讓阿棗回歸塵土?

 

夜叉之瞳(夜叉の瞳):

1723_016

本篇分前後兩篇,初次刊載於《週刊少年SUNDAY》1993年第5、6號,收錄於《夜叉之瞳》中

鬼柳家傳出了鬧鬼的怪談:應該只住著一對年老的寡婦和幫佣僕婦杉子的明治時代洋房,偶而會有一個少女出現在窗邊

另一個則是:不斷上門騷擾鬼柳家的年輕男性,被鬼柳家的寡婦殺害,但警察來了卻找不到屍體,幾天後男子卻又復活再次上門

湧太曾在廿世紀初期,日俄戰爭爆發前在詭柳家打過工,聽到怪談之後前往一探,剛好遇到了前來騷擾的男子

那名男子竟然就是當年鬼柳家的少爺鬼柳新吾,而且經過了90年的時間新吾的容貌卻一點也沒變

新吾不斷前來騷擾的目的,是要得到藏在鬼柳家裡的那尊「人偶」

 

1723_017

新吾是個自幼頑劣的紈褲子,靠著鬼柳家在當地的權勢經常到處作惡,他有一個姊姊鬼柳晶子

小時候晶子曾經誤傷新吾,使得新吾失去右眼。長大後,晶子看不過新吾仍然四處為惡,終於拿出家中藏的劇毒人魚肉讓兩人吃下

兩人吃了人魚肉後就死了,但被埋葬之後新吾卻從墳墓裡爬了出來,得到了不老不死的身體

新吾的父親發現新吾沒死,就把晶子也從墳裡挖了出來。但晶子成了不能言動的假死狀態,新吾則被當作家族之恥關在地牢裡

後來新吾從當時年幼的僕童杉子手中騙到地牢鑰匙逃了出來,憤世嫉俗的新吾從假死狀態的晶子身上挖出了一隻眼珠

看著姊姊美麗眼珠的新吾,想到:「說不定還能用」就把眼珠裝進自己的右眼眶裡,結果真的可以用

但從晶子的眼睛裡看出去的景象,卻是在挖姊姊眼珠時自己夜叉般的猙獰面目,宛如惡夢揮之不去

新吾知道鬼柳家的鬧鬼傳說,和杉子口中的「人偶」就是姊姊晶子,而且她知道晶子還活著,不殺了她便無法擺脫咒縛!

 

最後之顏(最後の顏):

1723_018

本篇分前後兩篇,初次刊載於《週刊少年SUNDAY》1994年第7、8號,收錄於《夜叉之瞳》中

湧太和真魚在打工的地方遇到了被一位中年男子誘拐,跳車逃逸的少年七生

七生在跳車時受了傷,拿出懷中的粉藥吃下肚裡,一吃下去傷口馬上就癒合了

感覺奇怪的湧太與真魚,送少年回到家中,七生的媽媽出來迎接,母子相見十分歡喜,但七生的家中存在著許多謎團

讓七生跟誘拐犯逃離家中的,竟是七生的祖母!誘拐犯的身分是誰?七生吃下的靈丹妙藥又是什麼?

 

1723_019

 

在七生家裡似乎有兩位長相不同的女性,其中臉上包著繃帶的前往海邊與誘拐七生的犯人相會

原來這個男人才是真正的七生,他在25年前被母親逼著一起吃下人魚肉,劇毒帶來的強烈痛苦讓他把肉吐了出來

七生從此離開母親,母親成了不老不死之身的同時亦留下後遺症,臉上出現了無法消滅的難看痕跡

母親看著自己的兒子長大成人、結婚生子,自己卻是孤獨一人,終於在8年前喪心病狂發作將七生的兒子擄走

她把自己的孫子當成當年的兒子,也取名為七生,從小就餵他人魚肉磨成的粉末為藥,這個女人的企圖是......?

 

-

 

吃下人魚肉,便能擁有不老不死的肉體,但賭注是自己的命

受得了劇毒得到永恆生命的人,他們的生命是快樂的,抑或是無盡的孤獨、悲傷與哀愁?

高橋留美子的人魚故事,既悲慘且淒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漫狂

tsairi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二小姐
  • 我也很喜歡這一系列漫畫,有種淡淡哀傷,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其實是一件多痛苦的事
  • 人之所以為人,正是因為能夠成長、變老、死亡.... 有生老病死、有喜怒哀樂,這才叫做人。無常的人生才是幸福的人生,在「人魚森林」裡,登和看著逐漸變老,最終死在自己懷中的雙胞胎姐妹佐和,一生對她又妒又恨,給我的感觸也最深。

    tsairich 於 2013/11/12 13: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