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07105833640

神之山嶺,原作夢枕獏;作畫谷口治郎(谷口ジロー)

日文原書名:神々の山嶺,單行本全五卷

本作品原為夢枕獏的小說,後由谷口治郎漫畫化,連載於集英社的BUSINESS JUMP(2000~2003) 日文維基介紹

 

本作品是描述登山家羽生丈二,挑戰前人未達的創舉:在冬季單獨無氧攀登聖母峰西南壁的故事

在故事的開端先以登山家兼攝影師深町誠的角度,從側面去打探謎一般的登山家羽生丈二的種種

中後期漸漸演變為以羽生丈二為中心的故事,其間還穿插了在海外的遇險以及登山歷史軼聞

原作在夢枕獏獨特的筆觸之下,即是十分引人入勝的小說

在看著小說的時候,似乎皮膚也感受到了6000公尺以上的寒風

漫畫化的經過,則是夢枕獏特別指定擅長描繪險峻高山的漫畫家谷口治郎來執筆

伴隨著痛苦、寂寞、恐懼的登山過程,在漫畫中描繪得淋漓盡致

 

主要登場人物介紹:

0007_002

羽生丈二,本作主人公,對攀岩擁有絕佳天賦的登山家

26歲時,與夥伴在冬季攀上了谷川岳一之倉澤的魔鬼斷崖(谷川岳一ノ倉沢の鬼スラ)而聞名於日本登山界

體力驚人,攀岩技術絕佳,對山有著強烈的執著與情感,卻很難融入社會

不懂得如何表達情感,亦不擅長與人相處,因此也很難與人長期搭檔攀岩

在與岸文太郎攀登北阿爾卑斯的屏風岩發生意外,岸不幸殉山之後,羽生便經常一個人獨自登山

1979年在大喬拉斯北壁遇難,靠著驚人的體力與精神力獲救,從此成為日本登山界傳說的人物

1984年終於參加了聖母峰登山隊,但因不能成為第一次攻頂隊員而不滿以致離隊下山,其後便音訊不明

直到1993年才在尼泊爾被登山家兼攝影師的深町誠發現,原來羽生從那之後就一直非法居留在尼泊爾

羽生在尼泊爾加入雪巴人的族群,並擔任外國登山隊的挑夫與嚮導,就像一個雪巴人般地生活著,他這麼做的目的是?

羽生丈二的角色創作原型是已故日本登山家森田勝

 

0007_001

深町誠,本作另一位主人公,登山家兼攝影師

1993年深町參加了日本的聖母峰遠征隊,擔任攝影師,但該次遠征卻以兩人殉山的失敗告終

遠征結束後,深町沒有和其他同伴回到日本而留在尼泊爾

深町在尼泊爾街頭閒晃時,在一家登山用品店看見了一台古老的柯達相機

他猜測這台相機可能是1924年英國探險家喬治馬洛里使用的相機,出重金向登山用品店買了下來

因為這台相機,深町誠在尼泊爾遇見了失蹤多年的日本登山家羽生丈二,也因此一頭鑽入了其後的事件

 

0007_003

安・傑林(アン・ツェリン) 曾經兩次登上聖母峰,數次活躍於8000公尺以上高峰的著名雪巴嚮導

在一次登山意外中,被羽生丈二救了性命,其後羽生便在尼泊爾,與安・傑林的家人一起生活著

安・傑林一直在背後支援著羽生,直到羽生最終實行他的登山計畫

 

0007_007

長谷常雄,比羽生年輕三歲的天才登山家

論攀岩實力,兩人不相上下,但性格則是截然相反

比起不擅與人相處的羽生,長谷的個性則是爽朗許多,也因此他比羽生得到了更多攀登高峰的機會

羽生視之為勳章而珍藏的「在冬季攀登魔鬼斷崖」 長谷卻一個人獨自完成了,從此長谷便被羽生視為競爭對手

1985年,長谷挑戰無氧單獨攀登K2,不幸遇到雪崩殉山

長谷常雄的角色創作原型亦是當年被視為森田勝勁敵的已故日本登山家長谷川恒男

 

0007_004

岸文太郎,憧憬羽生丈二的攀登技能與人生觀的熱血青年

為了追隨羽生而加入了羽生所屬的登山會,成為羽生弟子般的存在

技術未臻純熟之境,卻硬要在羽生前往北阿爾卑斯屏風岩時做他的搭檔

最終在屏風岩上送了性命,同時也成為羽生最沉重的心理負擔

 

0007_006

岸涼子,岸文太郎的妹妹

兄妹倆人自幼即父母雙亡,從小是由伯父帶大的

文太郎死後,羽生對涼子感到十分歉疚,開始每個月寄錢給涼子(每個月一萬日圓)

羽生在大喬拉斯北壁遇難獲救後回到日本,將其獨自登山時的手抄筆記送給涼子,從此兩人就以男女朋友的關係開始交往

後來羽生不告而別,涼子仍對羽生十分牽掛,在得知深町開始打聽羽生的消息後,涼子便主動約深町出來見面

並將羽生的筆記本交給深町觀看,後來更為了尋找羽生,一路尋到了尼泊爾,算是個癡情的女性

 

0010_001

納拉達魯・拉塞德拉(ナラダール・ラゼンドラ) 原廓爾喀士兵

退役之後成為加德滿都的商人,擁有宛如部族長老般的人望

岸涼子前往尼泊爾尋找羽生,卻被覬覦馬洛里相機的當地的小混混綁架

拉塞德拉協助羽生和深町等人救出了涼子

 

角色介紹的最後是這一位:

0007_008

喬治·馬洛里(George Herbert Leigh Mallory, 1888.06.18~1924.06.08)

真實存在的歷史人物,英國探險家,1924年挑戰聖母峰攻頂殉山

馬洛里與其搭檔安德魯·歐文是否有登上聖母峰的山頂,是登山史上永遠的謎

本作品《神之山嶺》即是以羽生丈二在聖母峰上撿到的馬洛里的相機作為楔子,展開了之後的故事

 

1993年4月,攝影師兼登山家的深町誠,和另外六名登山家,組成了一支登山隊,來到尼泊爾

背負著贊助廠商的期待,他們的目的當然是挑戰全世界最高峰 - 聖母峰的登頂

登上聖母峰在登山領域中早已不是太稀奇的事情,深町一行人的獨特之處,只在於平均年齡是日本挑戰珠峰登頂的最高齡隊伍而已

0026_002

但是,這次的遠征卻以失敗告終,兩名隊員在8500公尺的高山上失足,墜入冰河中,連屍骨也無法還鄉

遠征隊回到日本後,失意的深町一人獨自留在加德滿都,他的目的是要留下來拍攝製作攝影專輯所不足的照片

然而實情並非如此,那只是藉口,為什麼要一個人留在尼泊爾,連深町自己也說不出來

 

0026_001  

無所事事,在加德滿都街頭閒晃的深町,在逛進一家登山用品店時,不經意瞥見了陳列在架上的一台老舊相機

那是一台Vest Pocket Kodak Autographic Special型號的相機

根據深町的記憶,在一次人類登山史上留下紀錄的登山行動中,被使用的相機就是這個型號

那次登山就是至今仍留下謎團,1924年馬洛里與歐文挑戰人類史上首次攻頂聖母峰的登山行動

如果這台相機當真就是馬洛里當時使用的相機,而且底片也還留在相機裡......

那麼或許可以洗出馬洛里成功登頂所拍下的紀念照,從此顛覆人類登山的歷史!

 

但是加德滿都的治安可不比日本歐美這些已開發國家

深町花了150美金買下的相機放在旅館裡,前腳出門後腳就被偷走了

一個外國人花大錢買下一台老舊相機這種事,實在很不尋常,讓人猜測這台相機究竟有什麼價值?

為了討回花重金買下的相機,深町回到登山用品店,循線找到了在加德滿都打零工的小混混

0026_003

兩人正在交涉深町取回相機的條件時,一個叫做「毒蛇」的男人走了過來,強硬地加入他們的交涉

叫做「毒蛇」的男人,是個身上散發著野獸般的氣味,滿臉鬍渣,左手缺了兩根手指的男人

根據「毒蛇」的說法,似乎他是第一個發現那台相機的人,後來相機被小混混跟其他東西一起偷走

賣到了連贓物也收的登山用品店,輾轉被深町買走

深町看著眼前的這位「毒蛇」,感覺似曾相識......

 

0026_004

一行人後來又回到登山用品店,被偷走的相機果然在那裡,「毒蛇」與身旁的雪巴老人安・傑林付了一筆錢把相機帶走

深町看著離去的「毒蛇」的背影,突然想起了一個名字

他脫口對「毒蛇」叫出羽生丈二這個名字,男人並沒有回應......

 

深町回到日本後,堅信他在加德滿都遇到的「毒蛇」就是已失蹤多年,傳說中的日本登山家羽生丈二

從此開始比起那台"可能是"馬洛里的相機,深町對羽生丈二這個人更起了極大的興趣

他為什麼要隱姓埋名,在加德滿都彷彿雪巴人一般地生活著?那台相機,又是在哪裡找到的?

於是深町在日本開始多方打聽羽生的事蹟

0026_005

這當中,深町也明白了羽生和岸兩人去登屏風岩遇難的始末

羽生曾經說過,如果搭檔失足墜崖,為了自保,羽生一定毫不猶豫地把登山繩割斷

在1976年屏風岩的攀登過程中,就不幸發生了這樣的事,仰慕羽生但攀岩技術未臻純熟的岸硬是跟去了難度太高的路線

岸失足墜崖,人吊在懸崖上,身上的登山繩與羽生相連,發生了這樣的意外...

最終岸獨自一人墜落懸崖死亡,羽生生還,揹回了他摔得不成人形的屍體

屏風岩上意外的真相究竟是如何?是岸在墜崖的過程中磨斷了登山繩,還是羽生把登山繩割斷了?

 

讓羽生在日本登山界聲名大噪的,則是他在1979年2月獨自攀登位於法國和義大利邊界的大喬拉斯北壁遇難事件

據說羽生當時把從墜山到生還的全部過程,都記載在一本手抄筆記之中

深町四處打探那本筆記的下落,終於在這時,一位女性出現了

2919_001  

這是深町與岸文太郎的妹妹,岸涼子的邂逅

涼子得知深町在打聽羽生筆記本的訊息,便主動約深町出來見面

這本筆記本是羽生從大喬拉斯峰回國之後,親手交給涼子的。而涼子連絡深町的目的,則是為了要能再見羽生一面

 

筆記本裡面記載的,是令人毛骨悚然,羽生用凍傷的手寫下的紀錄

0026_006

在攀爬大喬拉斯北壁的過程中,羽生從佈滿堅冰的絕壁上失足墜落,撞上山壁之後失去意識

恢復意識時的羽生,呈現出吊在繩索上,在辦空中晃蕩的狀態,除了左手的一把小刀,羽生幾乎失去了全身的裝備

肋骨因為墜落的激烈衝擊而折斷,左腳和左手都失去知覺,沒有夥伴、沒有救援

彷彿天地間就只剩下他一個人吊在這面海拔3000公尺的絕壁之上,吹著凜冽的寒風

羽生在這種狀態之下,憑藉驚人的意志力與體力,用右手、右腳,和牙齒,垂直爬升了25公尺,回到帳篷中避難

在海拔3000公尺以上的寒冬中渡過兩夜,才被其他登山隊的人所發現,並被直升機救走

這個奇蹟般的生還行動讓羽生從此成為傳說中的登山家

(註:大喬拉斯北壁是阿爾卑斯三大北壁中最困難的一座,羽生丈二創作原型的森田勝便於1980年2月在此殉山)

 

1984年,羽生從大喬拉斯北壁奇蹟生還,回到日本的五年後,終於遇到了可能是一生一次的機會

東京山岳協會計畫了一次在冬季從西南壁登上聖母峰的攻頂行動,這是一條前人從未走過的路線

羽生因其天才的攀岩技術與自大喬拉斯北壁生還的事蹟而入選為攻頂隊員之一

攀登聖母峰這種事情,不是想去就可以去的,除了登山技術與體力之外,大量的金錢贊助,人力、物力的準備都是必要的

而且需要花很長的時間來準備,到最後即便準備萬全,到了第六營卻遇上惡劣天候仍放棄攻頂的隊伍亦所在多有

也因此像是聖母峰這些海拔8000公尺以上的高山,即便到了今日,仍然是拒絕著人類的不可侵犯之地

那確實是只有神能夠居住的領域,是《神之山嶺》

而對於像羽生這種只懂得爬山,經營人脈和人交際這些事情一竅不通的人而言,這真的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機會

0026_007

偏偏很不巧地,羽生等人的登山隊才到半路就遇上了惡劣天候,這次的計畫是有條件的,必須在12月之後攻頂才算是冬季

登山隊決定兵分兩路,一路走傳統的東南稜路線,另一路則按照原訂計畫挑戰前人未到的冬季西南壁

這時隊長做出了決定,在西南壁第五營的川北組和第六營的羽生組交換,由川北組先攻頂

若不能成功則回到第六營,接著讓在第五營的羽生直接挑戰攻頂

其實隊長這麼安排是有用意的,因為他知道以山頂的積雪狀況,川北組能攻頂的機率微乎其微

隊長是要讓川北組先上山幫羽生組除雪開路,再讓羽生組有機會一口氣攻頂

這個用心誰都知道,但卻不能宣之於口,甚至連羽生自己也知道

但不服輸的羽生卻硬要做第一組攻頂的隊員......只能說他的個性實在彆扭到一個極點!

 

0026_008

不願聽從隊長安排的羽生選擇離隊下山,川北組的西南壁攻頂行動亦鎩羽而歸

而另一邊走傳統路線東南稜,被羽生視為宿敵的長谷常雄卻登頂成功了

下山的羽生,從此不知所蹤

 

0026_009 

深町對羽生的調查亦到此為止,至於羽生至今仍留在尼泊爾的目的,深町也幾乎可以猜到一二

他決定再度前往尼泊爾,找到羽生丈二,追查他的行動,最終再回到日本做成雜誌的報導

同時也要弄清楚,羽生找到的那台古老相機是否真是馬洛里的相機,追查出可能顛覆人類登山歷史的事實

 

接下來,漫畫中敘述了1924年,在人類尚未登上聖母峰之前所發生的事情

0030_001

1924年6月,喬治·馬洛里與其夥伴歐文從北坡挑戰聖母峰登頂,距離山頂只剩300公尺

但是登頂進度比預期落後,而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登頂前最大最後的天險 - 第二台階

 

0030_002

中午時分,位於海拔7900公尺的隊長看到他們的身影,距離山頂約莫只剩200公尺

但是,那就是馬洛里和歐文生前最後的身影了,兩人從此一去不復返

 

0030_004

之後人類又多次向聖母峰挑戰,但亦多次失敗,直到馬洛里和歐文在山上失蹤的32年,1953年時

人類才首次踏上聖母峰

 

0030_005

但是馬洛里留下的謎團始終未解:他們是在登上山頂之前即遇難,亦或是已攻頂成功,在下山的途中遇難?

要解開這人類登山史上最大的謎團,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找到馬洛里爬聖母峰時所攜帶的相機

若相機中仍有底片,且底片能被沖洗出來,那麼就可以確認他們是否有留下在山頂所拍攝的照片

 

0030_006  

當深町終於追到尼泊爾,找到羽生丈二時,那台相機的來歷終於真相大白

果然那就是馬洛里當時使用的柯達相機沒錯!

為了挑戰一條前人從未走過的道路:在冬季單獨無氧攀登西南壁,羽生多次在8000公尺的山上進行訓練

而在某次的訓練中,羽生在下山的路上,偶然發現了一具穿著陳舊服裝的登山客屍體

羽生確信那就是已在此沉睡了75年之久,馬洛里的屍體

在8000公尺的山上,幾乎已耗盡體力的羽生,在無意識之下取走了一旁背包中的相機

但是,底片卻不在裡面......

 

於是,一台相機,將跨越時間的兩個男人結合在一起

馬洛里留下了摯愛的家人,獨自葬身在世界最高峰上;羽生丈二則是捨棄了全部的人生,只為登山而生

《神之山嶺》的原作中(中文小說譯名為《眾神的山嶺》)將羽生丈二這個人的個性刻劃得入木三分

他憤世嫉俗,甚至連自己也恨。只有當攀附在岩壁上時,能讓棲息在他心中的野獸感到平靜

他不善與人相處,在社會中得不到肯定,唯有攀爬別人不曾爬過的路線才能給他榮耀的勳章

但是他也很清楚,山上沒有金錢、沒有名聲、沒有美麗的女人。就算爬上了最艱險的山峰,最後也什麼都得不到

因此他更加地痛恨自己,但爬山仍是他唯一能走的路

 

漫畫版《神之山嶺》,怪人我認為比較可惜的是,對人物的刻劃較不若原作小說來得細膩

固然,小說這種形式有其無法取代之處。比起圖像化的漫畫作品,小說能提供給讀者更多想像的空間

但是不諱言地這也和作畫者的畫工有關:谷口治郎在人物表情的表現是他的弱項

其實再回到最上面去看看人物介紹的地方就知道,實際上谷口治郎筆下的人物臉孔長得都看起來有些相似

誰是誰有時會分不太出來,臉部表情幾乎也都是一號表情,尤其是主角群們:從頭憂鬱到尾

對於羽生丈二的描寫還算到位,但是關於深町誠的性格描述,漫畫就不如小說了

小說裡的深町比起漫畫更鮮明得多,他其實打從心底羨慕羽生丈二,但總無法下定決心,被無聊的理由拘束著

最終他回到日本,和朋友喝酒之後在公園狂吐,對涼子吐露心聲的劇情,小說版更是遠勝漫畫

至於深町的女朋友被搶走,心中痛苦掙扎的那一段,依我看來在漫畫版中根本可以全部取消

 

然而漫畫版仍然有值得一看之處,如羽生在岩壁上展現驚人的運動能力和救援的場景

還有人在高海拔的山上出現的幻覺等...最後,當然就是對於險峻的山脈與岩壁的描繪

0031_001

岸文太郎跟著羽生去爬屏風岩,不慎失足,兩個人以登山繩相連,岸懸吊在岩壁上的模樣

 

0031_002

深町回到尼泊爾找到羽生,決定跟著羽生走他要挑戰的西南壁路線並沿路為他拍照紀錄

但最後仍然跟不上體力驚人的羽生而獨自留在海拔6900公尺處

那天晚上,深町看到了聖母峰上數之不盡的滿天星斗

 

0031_003  

下山後的深町,用相機的望遠鏡頭所看到的羽生的身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漫狂

tsairi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