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148  

家栽之人,原作毛利甚八;作畫魚戶修(魚戸おさむ)

日文原書名:家栽の人,單行本全15卷

原連載於小學館的《BIG COMIC ORIGINAL》日文維基介紹

 

《家栽之人》講的是發生在家庭裁判所裡的故事,相當於台灣的家事法庭

這是一部相當深奧的漫畫,雖然全套15本不算長,但要一口氣看完並不容易

一方面是早年中文版的翻譯品質問題(時報出版的第一集初版一刷是在1994年,已經是20年前的書了)

另一方面則是作者的表現方式,故事的進行是以一至兩回的短篇為主,每回約23頁

用廿幾至四十頁的篇幅來解決一個案件,還要描寫家庭成員之間的情感、矛盾,與衝突

光用想的就覺得這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

再加上作者為了刻劃桑田義雄這位主人公的個性,並且營造整部漫畫獨特的風格

在故事進行中,每個案件所透露出的訊息都十分有限,讀者必須經常反覆思考、玩味作者所想表達的事情

幾乎每看完一回故事,就必須闔上書來思考一會兒,看漫畫的進度自然就放慢了

但也因此,每一篇故事,每一個案件,都能讓你回味無窮,低迴不已

 

4293_003  

主人公桑田義雄,岩崎地方裁判所春河支部的法官(漫畫開始時原服務於綠山家庭裁判所)

其父為最高裁判所的法官桑田恒太郎,是一位人人都十分敬重的法界大老

桑田義雄愛植物成痴,時時在大樹下或花叢中佇足良久,盯著眼前的植物直看(如上圖)

他也是一個有綠手指的人,擁有豐富的植物知識。經過他調教栽培的花草樹木,無不欣欣向榮

在面對當事人時,常以植物的生態與特性來比喻人性和人生,漫畫每回的篇名也都是以植物名稱來命名

工作方面,尤其是在少年的刑事案件上屬於溫情派,而視案情與當事人的性格有時也會做出嚴厲的判決

擁有很高的行動力,雖然看他總是留連於草木之間,辦公桌上總是案件山積

但他就是能夠在親身調查後,發現到別人調查不出的當事人隱瞞的事實,真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

桑田義雄有一個兒子叫桑田守,綽號叫做小丸(まる)小學生年紀的阿守,是個不上學的孩子

 

4293_004

以前人說:「清官難斷家務事」 但家庭裁判所的功能就是要協助處理現代家庭日趨複雜的家務事

在第3卷的「CASE 2:山葵」裡,案件的當事人遠藤靜夫丟下了工作與在東京的妻子,獨自跑來信州的芥末田做農夫

 

4293_006        

遠藤並不是要遺棄妻子,只是純粹地受不了東京生活。而他的妻子則主張如果丈夫再我行我素下去,就要訴請離婚

家裁所數度傳喚遠藤,但為了避免上調停會他始終不出庭,因此主人公桑田義雄只得親自跑到信州一趟去見當事人

  

  4293_009

與桑田相遇的遠藤,在鄉下的食堂說出了自己的事情

因為在東京的工作遭遇到困難,從曠職開始,逐漸變成離家出走,而無意間來到此處的芥末田

喜歡上鄉下生活的遠藤,期望太太也能和自己一起到這裡來

但遠藤太太卻不肯聽他的,於是變成了現在的僵局

對於桑田,遠藤也是一副輕蔑的口氣,因為他覺得別人根本不了解自己的事

 

4293_010  

 而對桑田而言,他確實是不了解遠藤的想法,桑田說:

「對於你做的事、你太太做的事、以及你的家庭狀況......」「我完全都放在法律的天秤上來衡量!」

「但是......」「是誰使得令妻陷入這種情況?」

桑田的這一番話點醒了遠藤,在他們夫妻的相處過程中,實際上是遠藤依賴太太得多

遠藤希望太太和自己一起到鄉下,在沒有充分溝通的狀況下,卻又一廂情願地期待太太能理解自己的想法

不只是在漫畫中,這也是真實世界中許多夫妻都會遇到的狀況

 

   4293_012

在第8卷的「CASE2: 秋海棠」中,15歲的嫌犯佐藤俊也,在某日晚上11點左右,在外騎著腳踏車被警察攔下到警局接受偵訊

偵訊時,警方從佐藤少年的背包中搜出幾上全新的CD,且CD的包裝和售貨條碼都沒有取下,因此警方認為他有偷竊嫌疑

佐藤在檢察官面前一聲不吭,且對父母說不需要聘律師,但佐藤的父母還是聘請了律師梅若善哉為俊也辯護

負責審理此案的法官正是桑田,律師梅若對桑田指出,這起案件從一開始就是違法的

警察在沒有搜索票的狀況下就在路上攔下佐藤,還強行搜索他的背包,這是律師梅若試圖為佐藤少年辯護的切入點

但難就難在佐藤甚至在律師面前也對於自己的罪嫌完全不加說明,似乎在袒護什麼人?

且因為佐藤背包中的CD只是日前被竊的商品中的一小部分,檢察官的目的也是想把佐藤背後的竊盜集團給抓出來

 

4293_013

對於不肯配合的當事人,桑田有不同的看法,他提出了佐藤少年行為中的幾個疑點:

「被竊的現場距離嫌犯的家不到二公里!」「不過,少年帶著全新的CD被逮捕,卻是案發後十天才發生的事!」

「既然都偷了十天的東西,卻還沒拆封,而且十天之後才拿回家,這不是很奇怪嗎?」

 

4293_015

佐藤少年來到家裁所,還是一語不發,這時桑田只問了兩句話:

「那些CD要多少錢?」「你不用說出賣給你的人的名字沒關係!」

少年終於回答道:「二萬円......」

原來那些CD果然不是佐藤少年偷的,而且他也是竊盜集團的受害者

俊也做的事可能只是誤交損友,他是被迫花錢來買那些人家偷來的贓物,而好死不死就在晚上被警察撞見罷了

 

4293_016  

至於桑田義雄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

那只是因為 - 他始終相信著那少年

 

《家栽之人》的故事,大致上都是以一至二回的短篇來進行,直到全卷尾聲,終於出現了一則跨越3卷的故事

第13至第15卷,講述的是以一位叫做寺尾保的中學二年級生為中心的故事

這是全套漫畫裡最長的一篇故事,同時也是銀河怪人我認為最精采、也最觸動人心的一則故事

4293_018

故事的一開始,場景在高原市榮町的公立中學榮中學校(栄中学校)

這是一間學生數眾多,校內始終不乏問題學生的中學

某日放學後,校長正在巡整個校園邊撿菸蒂,突然看見遠方的體育館竄起一陣煙

急忙跑去救火的校長,似乎看到有學生的身影,推測這場火災是有人縱火所致

 

4293_019

而被懷疑為縱火嫌犯的,則是寺尾和町田這兩個二年級學生,寺尾和町田兩個人都有染髮,且都有抽菸的紀錄

尤其寺尾的哥哥以前也就讀榮中學,當時就被認為是不良份子

為了管教這些問題學生,學校裡也有幾名作風嚴厲的老師,而其中便以足立老師和弦卷老師為首

足立和弦卷認定在體育館放火的就是寺尾和町田,為了逼他們兩個人招供,幾位老師竟然想出了一個極為誇張的法子

他們把寺尾和町田在晚上叫出來,把兩人用麻袋與繩子綁著,浸泡到一處沼澤的水中,逼他們承認放火的罪行

 

4293_021

這一處沼澤,恰好也是桑田義雄的兒子阿守,平常不上學的流連之地

與在學校老是被欺負的同學川上一起回到沼澤的寺尾,便在此結識了桑田和阿守

幾個不去上學的少年們,就這樣開始把這片沼澤地當作聚會的秘密基地

 

4293_022

而體罰事件終於是紙包不住火,某天竟然上了地方報紙的版面

這件事情於是也變成了一件訴訟案,原告是寺尾家,被告則是榮中學的老師足立和弦卷等人

寺尾的母親與辯護律師向學校要求一千萬円的賠償

 

4293_024

中學時代的青春期少年,正是面臨著身體的劇烈變化,以及開始在意起同儕間眼光的年紀

於是有人開始想要挑戰大人們制定的規則,被冠上「叛逆」二字的標籤

 

4293_025

正逢青春期的寺尾,又遇上了父親過世這個大變故,他偶爾會覺得如果父親還在世的話,或許今天的自己不會是這個模樣

而在他的心中,桑田法官的臉和話語,漸漸地和記憶中過世父親的容顏重合起來

寺尾盯著映在水中的自己,想像未來變老後的模樣,是不是也會成為像父親那樣的中年人

 

4293_026

寺尾的母親聘請的三越三郎律師是一位極具正義感與使命感的律師

被告方的態度也變成教育委員會與學校聯手捍衛體罰的正當性

但隨著訴訟案的進行,由於體罰屬實,法官的心証逐漸不利於被告方

因此學校方面找來了一位在學生時代即通過司法考試,25歲就開了律師事務所的天才辯護律師

留著一頭長髮,騎著哈雷機車的英憲太郎律師,並讓英憲太郎去接觸寺尾保

 

4293_027

英憲太郎騎著哈雷載寺尾到處飆車,讓寺尾過足了癮,也讓他對英掏心掏肺

回到一開始的體育館縱火案,犯人當然不是寺尾,而且寺尾也知道犯人其實是經常被足立老師以柔道「指導」的川上

 

4293_028

後來的開庭日,原告寺尾保在法庭上看到那個載著自己到處瘋的英憲太郎,竟然是對方被告的律師,嚇得臉都青了

他緊張得像個沒頭蒼蠅樣跟媽媽委託的三越律師說,那個人對自己很好,我的事情他全都知道

 

4293_029

法庭上的英走近原告席,冷酷地詰問寺尾,這正是教育委員會等人的計策

他們要讓寺尾在法庭上承認,自己天生就是個壞胚子

 

4293_030

而他們的計策收效了

熱血律師三越的努力全部付諸流水,法官的心証終究倒向了被告那邊

 

4393_001  

第15卷「CASE1: 酢漿草」

面對可能會輸的判決,寺尾雖然感到灰心,但桑田的話仍然迴盪在腦海中

 

4293_031

桑田把人比喻為種子,重要的並不是知道自己是哪一種種子「而是該學習,如何在自己落地生根之處,成長下去」

 

在想著桑田的話時,寺尾在學校的屋頂上,看到可憐蟲川上又要被一群壞朋友欺負,那些不良少年叫川上去電器行李偷東西出來

而這時寺尾卻替川上出頭,接過了袋子,代替川上走進電器行李偷東西

 

4293_032

寺尾畢竟不是省油的燈,他用計反將了不良少年們一軍,這下子寺尾和不良少年們當然也結下了樑子

經過此事,川上更鼓起勇氣出庭作證,承認在體育館放火的人是自己而非寺尾

而放火的原因乃是不滿足立老師過當的柔道指導

真相大白,眼見原告陣營就要在法庭上演出逆轉,但不知道為什麼寺尾就是一肚子的不痛快,心中感到彆扭極了

 

4396_001  

公開自己縱火罪行的川上,在這個城鎮已經待不下去,他來到沼澤與寺尾道別

 

4401_001  

但寺尾對川上毫不領情,兩人只能默默地分手

在一旁的桑田看到了,拿出少年們在沼澤一起用植物種子編的項鍊,將項鍊扯斷,讓種子散了一地,撿起一顆種子對寺尾說:

「這是現在的你。」「總有一天...你會懂的!」

 

4401_002

一個人離開的寺尾,卻遇上了被作弄而心有未甘,來找場子的不良少年們

不良少年們帶著一桶汽油來,逼寺尾放火燒掉他們合力搭的樹屋以洩心頭之恨

但抓狂暴走的寺尾反而把汽油全潑在不良少年們的身上,手中拿著打火機作勢要放火燒人,然後把帶頭的少年揍扁了

 

於是......寺尾少年的事件劃下了這樣的句點,體罰訴訟的案件由原告取得勝訴

但寺尾卻因為對不良少年們動手的傷害事件而被送進了少年院

 

4293_034

經過了少年院與在工廠工作的磨練,寺尾少年終於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剃掉了染成茶色的頭髮,眼神也不再兇狠了

仍然讓他在意的是當年的法官桑田義雄對他說過的話

寺尾曾經覺得,就算自己一個人就這樣過了一生也不要緊

「只要我有一個人瘋,一個人死的覺悟,就夠了......」

 

4293_035

寺尾來到當年的沼澤地,發了狂似地尋找當時桑田扯斷項鍊,掉在地上的種子

終於發現了一個信封,那是阿守留給他的信封,上面註明:「寺尾哥哥收」

打開信封,裡面正是一顆種子

 

4293_036

寺尾把種子放在手掌心,留下了一行清淚

 

漫畫《家栽之人》透過植物的特性,來比喻人生所必須經歷的困難與抉擇

有些時候,那些譬喻顯得既隱諱又深奧難解,讀者即便是再三玩味也不一定能體會桑田義雄的意思

而經過了書中當事人對桑田的話所產生的反應這樣的一次轉折之後,卻又能重新對漫畫的內容產生感動

怪人我相信讀者們在經歷過更長、更不一樣的人生之後

每次重看《家栽之人》這套漫畫,都能夠有不一樣的體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漫狂

tsairi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