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日本的夏天,會讓你聯想到什麼?

刨冰,可愛的浴衣,還有夏日晚上最浪漫的花火

還有一個東西,對日本文化稍有涉略的朋友們一定不會忘記,那就是:

怪談(鬼故事)

為什麼夏天要來聽怪談呢?好像是因為聽了怪談之後,背上一片發冷

可以消解炎炎夏日的暑意吧?

銀河怪人也想趕在台灣民俗月結束之前,分享一部恐怖漫畫大師的有趣作品

魔之碎片(日文原書名:魔の断片)

 

P_20170916_213204.jpg

 

這個封面的設計雖然似曾相識w 但裡頭的內容則是完全原創

本書在日本於2014年出版,是伊藤潤二老師暌違8年的恐怖漫畫單行本

裡頭收錄了8篇短篇作品

今天怪人我想聊聊的,是幾篇短篇裡頭的女鬼們

 

以前看金庸小說,有句諺語我很喜歡:「人是男的兇,鬼是女的厲」

這是大漠英雄傳裡頭的大渾人,三頭蛟侯通海被黃蓉戲弄之後

搞來一桶大糞要進行“鬼退治”時心中的想法

有趣的是「女鬼比較恐怖」這個想法在日本看來也通用

最有名的首推七夜怪談裡的貞子,而說到伊藤潤二漫畫裡的恐怖女角

當然就是無限增殖的富江還有......淵!

 

那麼這本魔之碎片裡,又出現了哪些恐怖又迷人的女鬼呢?

01.jpg

首先是出現在〈木造之怪〉裡的木野真奈美

故事描述一對父女生活在一座被指定為國家文化財的老屋裡

有天一位自稱在大學唸建築,身材高挑的美女來拜訪,希望能參觀房子

 

02.jpg

結果這位木野小姐進了屋子裡卻開始說怪話,她似乎有一套獨特的欣賞建築的方式

木野真奈美從這棟木造老屋中感受到男性的壯碩,甚至進一步要求能夠長住在屋子裡

交換條件是他願意照顧屋主曾我父女的起居生活

 

木野住進來之後,果真如她所言,把曾我父女的生活打點得很好,她做得菜也非常美味

女兒本來反對讓外人長住家裡,後來甚至慢慢覺得如果離婚已久的父親就這樣和木野結婚也不錯

於是兩個人果真結婚,真奈美遂成了這個家的女主人

但是有天晚上,女兒卻發現真奈美有了異常的舉動......

03.jpg

真奈美竟然全身脫光光,狀似在與房子交歡!

 

那天晚上看到異常景象的女兒,最後還是乖乖回自己房間睡覺

但到了最後終於房子也“愛上”了真奈美,而這個木造之怪也現出了原形

04.jpg

 

接下來這篇〈解剖妹〉,怪人認為相當具有伊藤潤二「荒謬可笑的恐怖風格」

05.jpg

出身外科醫生世家的主人公鐮田達郎是個醫大學生

有次在人體解剖實習課上,鐮田這一床的大體老師是一位年輕的女性

正要下刀的時候,同學們卻發現這位大體老師有一些異狀......

 

06.jpg

沒想到眼前的大體竟然是活人!她發現自己穿幫之後就開始說起怪話,要求醫大生們為自己進行解剖

說著說著女性一溜煙地跑了出去,這時鐮田發現到這個怪女人似乎是自己認識的人

 

07.jpg

鐮田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曾經他有一個青梅竹馬田宮琉璃子

因為知道自己家裡是開醫院的,所以經常跑來鐮田家玩醫生遊戲

一開始只是小孩子氣地用聽診器玩一玩,後來琉璃子愈玩愈大,還要鐮田去偷手術刀出來

然後跑到樹林裡去抓青蛙來解剖

 

兩人長大之後就斷了聯絡,沒想到琉璃子再次出現在面前,竟然是在手術台上

08.jpg

經過了活人混進大體老師的風波之後,鐮田回到家裡,卻發現剛才的女人脫光光躺在自己床上(?)

果然她就是田宮琉璃子,琉璃子也認出了鐮田,接著自顧自地說起自己的心路歷程

原來琉璃子與鐮田幼年分手之後,又做了好多次的解剖,但她慢慢發現解剖這些小動物不過癮

她的願望變成希望自己也能被解剖!

 

故事的最後,時光飛逝,二十幾年的光陰過去,鐮田也成了教學醫院的老師了

於是,有一次在人體解剖實習課的手術台上,鐮田看見了一位身上滿是縫合傷痕的大體老師

09.jpg

這一刀切下去,會發生什麼事?

 

本書中我最喜歡的一篇〈黑鳥〉

10.jpg

來自東京的森口四郎來到郊外爬山遇難,在山裡被同是登山客的當地人久米發現

經由救難隊送往醫院救治之後,才知道森口從爬山遇難腳骨折至今,已經經過一個月了

從一生的眼光看來,森口的健康狀況維持得不錯,他本人則說是這一個月是靠背包裡的糧食慢慢存活下來

在森口住院恢復的期間,久米時常來探望他,但森口似乎在害怕著什麼,要求久米在醫院陪他過夜

 

11.jpg

到了晚上,睡在病床旁的久米聽到異音驚醒,竟然發現有一個女人正跨在森口身上

手捧著森口的臉對他進行熱吻

女人發現自己被人看見了,便爬起來看了一下久米,然後長髮飄逸地走出了病房

(那性感豐唇一直讓我覺得她很像青山テルマ

 

這時森口才醒來,道出了他遇難一個月奇蹟生還的真相

12.jpg

原來森口在山上摔斷腿動彈不得之後,背包裡的糧食一個禮拜就吃完了

在陷入絕境之際,有一位穿得一身黑的長髮女性從森林裡走向他,並口對口地餵森口吃下了一塊咀嚼過的生肉

之後的每一天,女人都會來餵森口吃下生肉或生血,森口便靠著女人提供的血肉撐過一個月,直到被久米發現

 

女人堪稱是森口的救命恩人,但當森口被送進醫院治療之後,女人仍然每天造訪

更如同當時在山裡一樣,每天餵森口吃下生肉

對已經得救的森口來說,那來路不明的肉現在只覺得噁心,只得吐在醫院的病床上

13.jpg

久米陪病的第二晚,女人再度造訪,久米為了把女人抓住問個清楚,直追出病院外

但沒想到女人竟然生出翅膀化身為鳥,振翅消失在黑夜中

知道這件事之後的森口幾乎陷入恐慌狀態,他才知道女人原來是把自己當作雛鳥一般地口對口餵食

 

經過了那一夜,女人終於不再出現,而森口的傷勢也痊癒出院了

森口與久米道別,回去東京,在前往東京的電車上空,久米似乎又看見了一隻巨大的黑鳥

14.jpg

數年之後,當年遇難一個月奇蹟生還而被媒體報導的登山客森口,他的遺體在富士山頂被發現

一個未經證實的說法是,森口被發現時,鄭有一隻巨大的鳥在啄食他的遺體

 

接下來的描述更是讓人寒毛直豎

15.jpg

根據警方泄露出的消息,森口在醫院被餵食的肉其實是人肉

並且經過DNA的檢測,那個肉正是森口本人的肉......!

 

怪人在想,究竟為什麼女鬼(正確來說是女性形態的怪物)會比男鬼來得恐怖呢?

也許是女性溫婉美麗的形象,在轉變為厲鬼時,反差的效果更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而對創作者而言,女性陰柔的外貌可能也更容易與幻想中的生物,或是妖怪、魔物之類的造型結合?

 

最後,銀河怪人想要分享的是這篇〈耳語女〉

16.jpg

 

17.jpg

資產家山東茂樹的獨生女真由美,天生有嚴重的精神疾患,她沒有辦法決定任何一件日常生活的小事

就連要站要坐,洗澡先洗手或先洗腳,都沒有辦法決定,因此她需要貼身的看護來為她做決定

而這樣的看護工作是強度極高的精神勞動,因此大部份的看護都做不了一天就只能打退堂鼓

直到這位內田美津的出現

 

18.jpg

內田在真由美每天醒著的16小時內,都完全不休息地提供無微不至的指示

這讓真由美的生活品質得到了大幅的改善,另一方面認真工作的內田則是日益形容憔悴

而東山更發現每天工作到深夜搖搖晃晃走回家的內田,臉上不時會出現傷痕

東山請了徵信社去調查內田,這才發現內田有個吃軟飯的同居賭徒男友,且不時會對內田暴力相向

內田要如此辛勞工作,全是為了要提供男友賭博與吃喝玩樂的資金

 

19.jpg

容光煥發的美少女與幾乎變成殭屍的看護,兩人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但這幅畫面不也是絕美的一幕?

 

其實自怪人我小時候看漫畫以來,恐怖漫畫就一直歸屬在少女漫畫這個類別

兩者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由來已久,這也是很值得玩味與研究的事情

 

希望這篇發佈能讓你感到一點點恐怖

又對這部《魔之碎片》產生興趣

 

創作者介紹

漫狂

tsairi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